返回顶部

处理心脏“大案要案”的救火队长

来源:/ 保健时报 2017年1月24日

 

出诊时间   周四下午

 

2016 年12 月19 日13 时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手术室17 号手术间,心脏外科和麻醉科医生已经安静地就位,准备妥当、严阵以待,但手术床上却还是空空的。“只要稍有常识的人,就能明白心脏破裂诊断意味着什么。这绝对是在生命线上的赛跑、冲刺,谁敢怠慢?”心外科医生辛悦回忆起前不久那台惊心动魄的手术时说道。这台手术的主刀医生正是该院心外科的大拿,冠心病、瓣膜异常和先心病的研究专家苏丕雄教授。

患者是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,诊断为心律失常、频发室性早搏。在其他医院进行室性早搏射频消融术时,患者心脏射频消融的位置突然破裂穿孔,出现心包填塞、心源性休克。紧急性心包穿刺减压又致大量失血,心源性休克不能改善,循环血压难以维持。于是患者被紧急送到北京朝阳医院心外科进行手术治疗。

患者的胸腔被打开后,暴露出暗红胀满的心包,包裹着搏动无力的心脏。心包穿刺减压导管像一支箭,自下而上插在心包内,随着心脏的搏动无力地蠕动和摇摆。打开心包的瞬间,高压的暗红色积血喷涌而出。这也算是一件好事,因为心包对心脏的压迫解除了。苏丕雄和助手们迅速为患者补充强心药物,遏止了血压下降的趋势。

然而出血并未停止,手术视野里满是成片混沌不清的血块和不断涌出的鲜血,心脏精细结构难以分辨。医生利落地清除掉最后的血块后,一股血流如箭一般喷射出胸腔。心脏的破口就在心脏前壁、大动脉下方、左右心室交界的位置,紧邻最重要的冠状动脉。

在助手的配合与帮助下,苏丕雄一手手指抵住破口,一手轻巧地缝合,避开了致命的冠脉,辅以垫片加固。最终,心脏破口被顺利缝好!术后12小时,患者脱离了呼吸机,神志清醒,生命体征稳定,双手也有了力气。3 天之后,患者转入普通病房。

苏丕雄说:“这场手术确实惊心动魄。但是让我们欣慰的是,患者的心脏没有停跳,证明其他器官的供血一直在维持;而且我们当时准备好了的体外循环设备也根本没用到,全凭我们一双手、一双眼,战斗就这样胜利结束了。”

无独有偶。在情况紧急和危险因素交织的情况下,果断地为患者制订既有效又安全且省事的治疗方案,对于苏丕雄来说并不是难题。曾有一位70 多岁的老人,之前心脏安放过两个支架,后来出现了胸闷、气短、心慌,经检查发现,其中一个支架出现了内膜增生,血管通路出现了95%的阻塞,情况十分危急。当时很多医生建议老人做心脏搭桥手术,但他体质一直较弱,年轻时做左侧肺叶部分切除术时,限于当时的医疗条件,开胸时肋骨截断引起了脊柱侧弯。苏丕雄初步分析认为,老人的左侧胸腔很可能存在压迫和粘连,搭桥术的难度和风险陡然增加,于是另辟蹊径,采用了创口小的L型切口,顺利完成了手术。(楚超)

21.5K

主管: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:中华预防医学会

全媒体运营: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